穿行“百草”雨化“桃李”———80后博士田双的“科研”与“教學”
來源: 宣布时间:2017-12-16 00:00:00 閱讀量:

?  百草“桃源”,三味沁書屋

  “百草園”之于魯迅,爲樂園;“三味書屋”之于魯迅,爲啓蒙。童年的伊甸園,草木繁榮,綠肥紅瘦,以好奇的眼光去探索植物世界,便是田雙幼時最大的樂趣;“一花一菩提,一葉一世界”,那時的她,對萬千植物還是未知,只是拈花沾草,便怡然自得,以一種接近禅意的捉摸去打探奇妙的植物殿堂。“百草園”是田雙孩童時期便在心中暗自種下的一顆微小的種子,放學回家後擺弄植物的欣喜、追著大人尋味植物名字的殷切,都是浇灌種子的雨露,童心在生根發芽。

  上大學報考專業,田雙跟隨著最初的興趣,報考了山東農業大學園林專業,開始了自己與植物更深入的緣分。2004年完本钱科階段的學習後,她想進一步研究植物世界的奧妙,便考入江西農業大學,先後獲得園林植物與觀賞園藝專業碩士學位和林木遺傳育種專業博士學位。“三味書屋”,是田雙從本科到博士階段學習的三種差别體味,亦是她將興趣轉化成專業的三味心路曆程。其中一味是自覺,一味是自知,一味是堅定。從童年的“百草園”到長大後的“三味書屋”,她始終沒有忘卻的是自己對植物的喜愛與熱忱,那顆“後花園”生長的種子,也在她的呵護與澆灌下,日益茁壯。

  砥志研思,匠心求真知

  “我認爲科研就像是爬山,一步一腳印,一階一風景。”田雙這樣比喻她的科研事業。誠然,所謂“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富美,不是一蹴而就的。田雙的科研路,也是一段“朝聖”之旅。

  讀碩士期間,田雙跟隨導師研究分子植物學,這與她本科階段所學的園林專業還是有些差別,學起來便有些吃力。通過對專業領域書籍的閱讀、資料的積累,她逐漸克服了自己對于研究新領域的不安與惊骇,度過了一段艱難的自我調整時期,並開始從容地跟隨導師進行植物保護方面的研究,順利完成了“華南五針松保護遺傳學研究”等項目,積累經驗的同時,也加深了她對研究植物秘密的興趣。在導師的幫助下,田雙獲得了许多參與科研項目的機會,研究植物遺傳密碼,在她看來,是一件神聖而又幸福的事情。

  2013年,田雙考入江西農業大學林木遺傳育種專業的博士研究生,讀博期間,田雙師從江西農業大學教授,繼續攀登科研的岑岭,以第一作者與通訊作者發表論文三篇,向著自己的科研目標不斷邁進。

  一個科研項目,從提出想法、申請項目、進入實驗、數據阐发到最終的文章撰寫,每個環節都至關重要。科研立項的靈感來源于平時的細心發現,而研究的每一步,都如同翻越一座高山。在研究植物譜系的過程中,遇到的困難都足以讓她崩潰。例如在立項時,從盲目到找到偏向的跨越;在實驗室對實驗的反複推敲和驗證;運用軟件阐发實驗數據的幾近崩潰和苦悶。田雙說,這幾年,除了吃飯、睡覺,大部分時間都在思考。有時候,會在夜裏想問題想得睡不著,睡著了突然醒來,密密麻麻的數據又在腦海中盤旋,這些數據可靠性怎樣?如何驗證?又說明了什麽……田雙便遇到過许多次這樣的情況,每一次都是在耐心且平靜地排除若幹個可能因素,霸占下接踵而至的難題後,獲得了科研項目的進展和突破。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田雙對科研的執著,換來了科研項目的善待。至今,田雙已經主持完成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中國亞熱帶地區三種陈腐植物比較譜系地理學研究”。這是田雙基于中國亞熱帶地區植物多樣性和豐富性的內在因素,對中國亞熱帶地區三種陈腐植物譜系的一次深入探尋。以第三紀孑遺植物青錢柳、大血藤和血水草爲研究對象,接纳比較譜系地理學的要领,揭示三個物種第四紀冰期避難所、冰期-間冰期遷移規律以及第四紀差别時期對三種陈腐植物漫衍區變遷、群體分化的影響。該項目的結題重要的是可以了解中國亞熱帶植物第四紀漫衍區變化規律,對中國亞熱帶植物區系響應當今全球氣候變化的趨勢進行預測,爲中國亞熱帶生物多樣性保護提供重要的理論基礎。

  别的,她主持完成江西省高等學校科技落地計劃項目“華木蓮群體基因組學研究”,2017年又獲得一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基于基因組水平的華木蓮種群動態曆史研究”。還參與在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地區項目“沙參屬DNA條形碼研究及其系統發育阐发”和“冰期抑或間冰期避難所:山地植物雞肫草譜系地理學研究”。

  碩果累累,言笑晏晏。“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田雙在科研门路上書寫著自己的青春年華,這一路,她是孤單的,伏案鑽研對冷燈,熱鬧都是別人的;這一路,她又是快樂的,與自己的興趣爲伴,實驗探究運匠心,欣慰是自己的。

  玉壺冰心,朱筆寫師魂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田双的科研,结果斐然。在对科研精益求精的同时,田双在教學上也倾注着满腔心血,兢兢业业,孝敬突出。

  20077月,田双来到景德镇高等专科学校(景德镇学院)任教,担当风物园林本科专业和园林专科主要课程。在她的课堂上,她注重引导学生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偏向,并花时间和精力去探究。“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有时候甚至为了一个知识点和学生展开讨论,在讨论中,学生能充实了解到知识点的其中原由,田双自己也能获取新的教學思路,此所谓“教學相长”也。因为学科特点,田双会让学生参加实验,让学生在实践中牢固理论知识,促进对学科的具象认识。她也经常带学生到户外认识植物,收罗标本。田双认为,让学生参加到实验中来,能解决更多问题,是对教學的一种提升,在田双的课堂上,所教授的知识不但局限于课本,而是延伸到更宽阔的领域,她会将学科中的前沿信息与学生分享,增长学生的见地、拓宽学生的视野。她常勉励学生放开手脚,实现自己的想法,并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资助。她希望能将这种科研精神内化到自己的课堂教學,一直传承下去。

  課堂外,她经常以一個“大姐姐”的身份去和學生談心聊天。據學科的專業偏向對學生的未來職業規劃提出實質性的建議,提醒學生要了解自身,發現自己的興趣,確定自己的目標。

  东风化雨,泽沐桃李。在教學上的支付,也让她得到了老师和学生的一致好评,2016年年度考核獲景德鎮學院“教書育人”先進事情者稱號;與生化系老師組建“江西省特色資源生物多樣性”重點實驗室,通過專家評審,驗收通過。

  恣意人生,自在享清歡

  “在这个美好又遗憾的世界里,你我皆是自远方而来的独行者,不绝行走,掉臂一切,哭着,笑着,留恋人间,只为不虚此行。”贾平凹在《自在独行》中,将独行的意义归于生活的本真目的。对付田双来说,随兴趣事情、随性情生活,就是自由自在。世界诱惑那么多,只有服从住本心,才华一享清欢。在她一心科研的服从时,也曾因同学事业的乐成、物质的丰盛而有过心理不平衡,或因选择的犹豫而陷入纠结,可动摇的心态最终都被她内心的声音给改变,“我不肯意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科研和教學,就是我的乐趣所在,不消去和别人比,做自己就好。”便是她对自己生活态度的归纳综合。

  事情之余,田雙把最多的時間花在自己的家庭上。她有一個可愛的女兒和支持她事業的丈夫,閑暇時間,陪伴女兒讀書、培養孩子興趣,就能讓她從獲得簡單又平凡的快樂。

  無論是做科研、做師長、做妻子、做母親、做同事,她都能營造一片磁場,亮出一道風景。至真至善,至性至情,此爲田雙博士的人生格調。

  童年的“後花園”中長出的花草,正以一種康健的姿態繼續生長著,向陽而生,是生命的姿態;和風戲蝶,是生命的惬意。平生無別樂,唯有百草香。田雙與植物的故事,還會繼續上演著。今後,她還會嘗試組建自己的科研團隊,去研究更多感興趣的科研項目,在科研朝聖的路上,步履不绝。

  (作者:李智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上一篇:
關閉